独立小众品牌的宿命?